开始约稿啦
40r/千字,不写肉其他都好说。
如果有剧情或者梗的话成文会快哦。





就一破写文的。
名字来源于飞越疯人院。
Ub和sbeamID都是McMurphyXerxes,想扩列的可以小窗敲我。
可以去看一眼子博客@RAtDotL
那里会堆一些除了文之外的东西。

【Spetsnaz】雕像

我们徒劳地试图借父辈的激情来保持自己的热度;但我们可以效仿他们舞台上可见的态度和立场,却不能复制其热诚,重历其狂烈。

 

这一次回到科夫罗夫,Maxim心情复杂。

这里是他的家乡,生于斯长于斯。坐在车里西服的腰带勒得他有点喘不过气,旁边的Shuhrat同样也僵硬得像被绳子捆住。一排排高大而长的楼房向后滑动,深色的外墙整齐中带着威压。在它们的俯视下只有两车道的街道几乎得不到阳光的照顾而显得肮脏而窄小,那种感觉是连街边商店玻璃橱窗里琳琅满目的商品也拯救不了的。

那是上个时代的遗物,底商则是新进成员,像枯枝上长出嫩芽。约么十五六层的高度,长而方正,其中包含着许多单独的单元...

【Pulsmite】【废稿存档】信

*两只精英皮,坦克手Jack x 调查员Jordan,二战AU,为了剧情舍弃了部分考据,所以和真实历史有冲突。注意避雷。

*Jordan在本文中ooc到亲妈都不认识了,我隔了好长时间也没想好怎么改,所以就算个废文存档,也就不带tag了。看见了算缘分,反正以后还有大把的Pulsmite粮吃的【瞎说啥呢我都快饿死了就没个人投喂吗】

之前不知道为啥链接打不开,所以……我就贴了啊?怕雷不要往下翻啊!!

Jordan侧卧着静止在床上。他的确醒着,却安静得如同熟睡一般。

窗帘被推到一边的椅子顶开一条缝,阳光便从那切进房间里,连带着照亮了一片。整个屋子里都散发着暖洋洋的淡黄色光辉,不仅因为褶皱在一起...

【杂谈20180620】游戏成瘾又双叒叕被揪出来说事了,你们烦不烦?

既然某不知名的专家说游戏是第九艺术也算半个艺术家,既然WTO又说我是精神疾病了,那我就来吐槽两句。

放在大号里,是因为我和别人观点(准确的说是大部分玩家的观点)都不一样,而我想听听你们的看法。

要知道的是,只要是社会群体参与的事件,大多都会有政治力量的关注和参与,很少有能独善其身的,就比如前一段时间完美代理steam国服。但是我不会说这块,因为没什么说的,都是一个套路。

说点有意思而我又不会被屏蔽的。

游戏污名化、游戏艺术化,还有《头号玩家》引起的游戏界内大范围集体高潮,都是【一个伴随着科技发展所产生的新生群体在旧世界里立足并寻找身份认同的过程】。每当一股新势力出现,旧世界无法融入其中...

我有的时候会在黑暗中坐在床上。

为什么不躺下?祁泽问我。

因为那样我的鼻子会堵住。

不哭就不会堵住了。他说。

我想哭出来。我靠着床头,仰着头。

可是仰着头眼泪就不会流出来了。他指出。

这种事情发生太多次了。我说,纹丝不动。我们生来就会被伤害,因感情脆弱而容易受伤,又因孤独而遇到一个人就敞开心扉。

连刺猬都有柔软的腹部,人本身就是矛盾体。

但是连刺猬睡觉的时候都知道团起来。我说,感觉眼泪已经不流了——事实上因为刚才那个姿势,我的眼泪也没有多少是真正流出来的。

我平平整整地躺下,感觉眼泪流进鼻腔,又流进嗓子。

无论外面是凛冬腊月还是春暖花开,我希望我是一只刺猬,睡这一觉永远也醒...

【Pulsmite】德克萨斯

【一】
    当Jordan一把拍开实验室的水龙头,把刚才再次被腐蚀性液体所侵蚀的双手放到喷薄而出的水流下而导致水花四溅的时候,门框上的时钟刚好划过午夜。
    今天的训练任务并不轻松,明天上午还有演习,大多数队友早就已经用梦境来抵挡那洪水般的疲倦,而Jordan对他铝热剂不知道第几个版本的改造只能说是刚刚告一段落。了解他的人都会说他是个严格的人,尤其是对待自己,而他却深知即便是一点点的改进在战场上都可能发挥意想不到的巨大作用。
    “你真的应该好好计算一下自从开始研究你的'big f**king...

【Kapkan个人向】死而后已

被拍死之前说一句,开约稿啦详情看简介。

如果把这三篇比作kap人生的三部曲的话,显然这是最后一部了。

评论评论评论评论,只要你敢留我绝对不会不理你的。


    “好啦。”

     Maxim松了一口气,看了看手臂上被缝合的伤口和周围干涸的血迹。那种骇人的伤口和皮肉的疼痛似乎只存在于那段遥远的军旅记忆之中,而他早就已经脱离了那里。

    “所以我能走了吗?”他问,抬眼看了眼对面的小护士。从面上来看她顶多二十五岁,画着淡妆,一双清澈的眼睛更显她聪明伶俐。

   ...

请求

幸亏我拒绝了lofter的更新。要不这还怎么看啊。我甚至起了转平台的想法了…………

深渊白昼阿瑞斯:

阿語:



该反馈该抱怨我也都干了……真的。
这次更新,确确实实很让人失望。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

【Kapkan/Glaz】殊途

【一】
     “你再说一遍?”
     Maxim当然知道这个小兔崽子会毫不客气地大声再说一遍,带着那种令人反胃的凛然正气。
    “我说,你就只是个会利用规则和邪道获得胜利的老兵油子,自私而不择手段,根本就不敢真正站出来用技术打赢对抗!”
    或许这次靠着Maxim对地图的了解和规则的利用的确有点耍赖,他也不在乎其他进攻方干员的指责,但是他无论如何不能接受这种言论如何从Timur的嘴中蹦出来。
    没有原因,...

【Kapkan/Glaz】在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冬天里等待

本子文儿解禁啦,会陆续放出的。

其实是断望滴点梗

注意:警察卡胖和小画家设定,注意避雷

因为是本子文er,也没有跟人交流的机会,所以小红心小蓝手什么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评论!评论!评论!批评捉虫什么的完全没问题,我这个人不要脸的【什么玩意啊

行吧。以下正文。

    千言万语总结成一句话,Maxim不喜欢海参崴。

    警车停在某个车站的对面,他坐在警车里,缩手套里的手被湿冷的天气折磨地关节发疼。天气阴沉沉的,薄却不透光的云遮盖着整座城市的上空,再加上海参崴冬季特有的轻雾,让他感觉到呼吸到肺里的空气都带着水雾的味道。

 ...

1 / 7

© McMurphy | Powered by LOFTER